欢迎来到广西粤港澳大湾区产业创新研究院官网
广西粤港澳大湾区产业创新研究院Guangxi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您的位置: 首页 >湾区动态

湾区动态

咨询热线

新质生产力就是新的增长极,推动制造业克服短板

作者: 点击:135 发布时间:2024-02-02

当前,我国在制造业板块、服务业板块和新业态板块都有着巨大潜力,要通过培育新质生产力,推动中国制造业克服短板,让新质生产力成为未来发展的新增长极。

新质生产力大致由新制造、新服务、新业态三个“新”构成,即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为代表的新制造、以高附加值生产性服务业为代表的新服务、以全球化和数字化为代表的新业态,形成的聚合体就是新质生产力。

 

1.新质生产力要有颠覆性科技创新

新质生产力第一个“新”是新制造。新制造要在所涉及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新制造装备和新信息技术五个领域要有颠覆性的科技创新。颠覆性科技创新,要至少满足以下五个新的标准其中一个:

一是新的科学发现。就是“0到1”、从无到有,对世界有新理解的重大发现。比如,量子科学、脑科学研究,可能会将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对自身的认知往前推进一大步。

二是新的制造技术。在原理、路径等方面完全不同于现有的技术路线,却能够对原有的工艺、技术方案进行替代的制造技术。比如,未来生物制造通过生物反应器方式,制造人类需要的各种蛋白、食品、材料、能源等。

 

三是新的生产工具。工具变革在人类发展史上始终处于重要地位,因为工具的革新带来了效率提升和成本下降。比如,EUV光刻机的出现让7纳米、5纳米芯片制造成为可能;新能源汽车制造中一体化压铸成型技术,让汽车制造成本大幅下降等。

四是新的生产要素。过去的制造靠劳动力、资本、能源等要素,未来的制造除了传统要素外,还会有新的数据要素。新要素的介入让生产函数发生新变化,规模经济、范围经济、学习效应会产生新的交叉组合和融合裂变。

五是新的产品和用途。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个时代进入千家万户的“四大件”“五大件”,近几十年是家电、手机、汽车等,未来可能是家用机器人(9.240, 0.09, 0.98%)、头戴式VR/AR设备、柔性显示、3D打印设备和智能汽车等。

 

2.新质生产力需要有新服务

新质生产力第二个“新”是新服务。服务成为生产力的重要构成,是社会分工深化的结果,新质生产力需要有新服务。新服务的重点在于镶嵌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当中,对全球产业链具有重大控制性影响的生产性服务业。关于服务业,世界经济版图里有三个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在各种高端装备中,服务业的价值往往占高端装备或者是终端50%-60%的附加值。比如,一部手机有一千多个零部件,这些硬件形成的附加值占产品价值比例约45%,其余55%是操作系统、应用软件、芯片设计专利等,即各种服务。

第二个特征是世界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比重越来越大,目前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相比,货物贸易比重在收缩,服务贸易在扩张。三十年以前,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量的5%左右,现在已经达到30%。

第三个特征是在世界各国尤其发达国家GDP总量中,生产性服务业比重越来越大。美国80%的服务业里面有70%是生产性服务业,也就是说美国25万亿美元的GDP里面差不多有13万亿美元是生产性服务业,均是和制造业强相关的高科技服务业。欧盟27个国家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是78%,这78%里面有50%是生产性服务业,也就是欧盟GDP的39%是生产性服务业。而其他发达国家、G20国家的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大体在40%-50%之间。

 

相比之下,上述三个特征的服务指标恰恰是我国生产力的短板。2022年,我国GDP中制造业增加值占27%,服务业增加值占52.8%,但在52.8%中有三分之二是生活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不到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GDP比重约为17%-18%,跟欧洲的39%、美国的50%相比差距比较大。

 

实现中国式现代化要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要实现高质量的中国制造,必须提升跟制造业强相关的高附加值的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同时,我国服务贸易存在结构比例与世界不同步的问题。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2019年,全球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的30%左右;2023年,我国服务贸易占全国贸易总额的比重仅仅12%。2023年,我国服务贸易出口2.85万亿元,但一半以上是生活性服务业。因此,培育新质生产力就是要使我国服务业的50%是生产性服务业,在整个GDP板块中生产性服务业比重力争达到30%。“我国服务贸易从目前12%的比重增加到全部贸易总量的30%,使高端制造中服务价值达到终端制造产品总体附加值的50%左右,这是新质生产力制造业的方向。

3.培育新业态有两个关键推力

 

新质生产力第三个“新”是新业态。培育新业态的核心是推动产业变革,是产业组织的深刻调整,其中有两个关键推力:

第一个关键推力是全球化。新业态的形成要与全球潮流连在一起,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格局,要坚定不移推进制度型开放,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培育新业态、新模式需要内外贸一体化,换言之,市场体制必须从规则、规制、标准、管理等方面进行改革,形成内外循环一体化、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为此,2023年12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通过的《关于加快内外贸一体化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要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加快调整完善国内相关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促进内外贸标准衔接、检验认证衔接、监管衔接,推进内外贸产品同线同标同则。

第二个关键推力是数字化。数字化形成产业互联网不仅是国内产业互联网,还包括国际国内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有两种:一种是大型制造企业从设计、市场、信息、销售到开发、制造、物流一体化的数字系统,是企业制造业的工业自动化;另一种是市场发展的产业互联网,依托互联网平台和各种终端将触角伸到全世界消费者,根据消费者的偏好实现小批量定制、大规模生产、全产业链贯通、全球化配送,在互联网平台上集聚了几百家提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几千家制造业企业以及上万家各种原材料供应商。

 

互联网平台上的企业之间用数字系统进行了全面贯通,依托产业互联网平台形成了以客户为中心的全产业链紧密协作的产业集群,真正实现了“以销定产、以新打旧、以快打慢”。“目前,我国已经有一批产业互联网平台,放在哪一个城市就给哪一个城市带来几千亿上万亿元的销售值,带来几千亿上万亿元的金融结算,带来物流和其他各种服务,由此变成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服务中心。所以,谁掌控未来全球产业互联网平台,谁就是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服务中心‘三中心’莫属。”

 

总体来说,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为代表的新制造,以高附加值生产性服务业为代表的新服务,以及以全球化和数字化为代表的新业态,形成的聚合体就是新质生产力,我国在制造业板块、服务业板块、新业态板块都有巨大的潜力,现在的短板就是未来巨大的增长极。